您当前的位置:益因资讯 >健康养生> 安远生活网·随手撩了个萌妹子,她竟夜夜缠着我讲鬼故事

安远生活网·随手撩了个萌妹子,她竟夜夜缠着我讲鬼故事

来源:益因资讯   时间:2020-01-11 18:54:53
[摘要]那个女孩很快的回复说:我叫姬如雪。那个叫姬如雪的女孩回复说道:我是刚刚大一,新生,学长好,并且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,嘿嘿,我的心里这个乐啊,哈哈,学妹,多么敏感的词汇啊。姬如雪终于回复了,她说:学长,哪有啊,我很普通的。我说,是啊,大晚上的确实是好无聊,不然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。我说到这里,姬如雪打断道:学长,你别说了,我,我害怕。

安远生活网·随手撩了个萌妹子,她竟夜夜缠着我讲鬼故事

安远生活网,哈喽,美女,你好,我叫李晓晨,我呢,是在qq附近人看到你,和你说句话,不过,话说,美女,你长得真的好漂亮啊,让我有一种初恋的感觉。

我把这段文字发出去,当然了,并不只是对这么一个女孩这么说,完全就是复制,粘贴,发送,三个步骤,至于女孩回不回,那就是未知数了,我看了看手机,一看已经晚上十一点四十多了,哎,这真是夜黑风高睡不着,宾馆里面欲火烧,单身狗他好无聊,只能qq聊撩骚!

我等了大概十几秒,噔噔,一个美眉终于是回信了。

你好,帅哥,这么晚了还不睡吗?

我回答说:是啊,漫漫长夜,无心睡眠,美女,你怎么还不睡啊。

那个女孩说道:帅哥,我有点想家了,所以,大晚上,睡不着。

哈哈,我心里暗暗的高兴啊,睡不着,一晚上不睡,那才好呢,呃呃,不要鄙视我,这就是单身狗的生活啊。

我回复说道;我叫李晓晨,你叫什么啊?

那个女孩很快的回复说:我叫姬如雪。

我一看,哈哈,这么好听的名字,一定是一个美女,兴许还能出去见一面,之后,嘿嘿,你们懂得,都是男人嘛。

我回复她说:我在附近人看到你,我们只是距离零点零三千米啊,咱俩是一个学校的啊,我今年上大二,你呢?

那个叫姬如雪的女孩回复说道:我是刚刚大一,新生,学长好,并且发了一个可爱的表情,嘿嘿,我的心里这个乐啊,哈哈,学妹,多么敏感的词汇啊。

我赶紧说道:你好,小学妹,嘿嘿,一看你的名字就一定是一个美女,发完这条消息,我顺便添加了一下她的好友,之后进了她的空间,直接点开了她的相册,哇偶,我就说,我的预感没有错,真的是一个美女啊。

瘦瘦的脸颊,尖尖的下巴,长长的头发,其中有一张穿着牛仔裤的照片,那身材真的是没谁了,最主要的是,这个女孩看着不胖,但是看着并不瘦,反正看着就特别的顺眼,特别的舒服。

姬如雪终于回复了,她说:学长,哪有啊,我很普通的。

我一看,嘿嘿,还谦虚,好啊 ,大晚上的,也睡不着,还不如吓吓她,给她讲一个故事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我在想给她讲一个什么故事呢,忽然我的眼前一亮,我记得小的时候,我爷爷给我讲过的,并且爷爷还说过,我家是有的狐仙。

我说道:小学妹,看了你的相册,真的好美啊,看你的样子最少也有一米七三吧。

很快,那个小学妹回复了:她先是发了一个害羞的表情,之后说道:哪有啊,我一米七,也不算是太高。

我一看,我勒个去,也不知道你是真的谦虚还是什么,一米七还不高,要知道在中国,那些女孩超过一米七的并不多啊。

我说道:嘿嘿,小学妹真的很高了,我才一米八啊。并且,我还发了一张我自认为比较帅气的照片,嘿嘿,现在的社会都是颜值当家啊,不管是男女,第一眼看你的肯定是颜值啊,这个呢,根本就不用想的。

姬如雪回复的速度很快,也就是说她打字的速度很快,一看就是一个摆弄手机的老司机啊,她是这么说的,学长,你长得也不赖哦,而且你好瘦啊。

我一看姬如雪的话,心里面很开心,因为毕竟一个女生夸你长得帅,更何况是一个那美女夸得,那就更是开心啊。

我说道:没有,我一米八,一百二十斤,你呢。

姬如雪说道:真的很好,几乎是黄金比例啊,我啊,我身高一米七,体重一百零二斤,是不是有一点胖啊,我最近在努力的减肥呢。

我一看,心里 很开心啊,这个姬如雪身高一米七,体重才一百斤多一点,这个根本就不胖啊,最起码对于我来说正好啊。

我回复她说:没有,没有,你一点都不胖,正好,再说了,女孩体重不过百,不是平胸就是矮,你的身高我看到了,知道你不矮,至于其他的,我就不知道了,之后我给他发了一个抠鼻的表情。

姬如雪并没有回答我这句话,而是说了一句;好无聊哦。

我说,是啊,大晚上的确实是好无聊,不然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。

姬如雪说道:好啊,好啊,说着他的qq电话便是打过来了。

我接听,说道:你好,小学妹。

咯咯,你好学长,姬如雪的声音传来,哇塞,真的,我发誓这个声音真的很好听,不过,从她的口音我就知道她不是东北的,这口音根本就不是。

我说:你家是哪里的啊。

我家啊,我家是重庆的,来吉林这里上学。

我呵呵一笑说道;都说,重庆生产美女,这是真的啊,现在我就和美女聊天呢。

我这句话把姬如雪逗得咯咯直笑。

姬如雪说道:学长,你不是说,要给我讲故事吗,开始吧,我等着呢。

我说道:那好吧,开始了哦。

我说道,这是一个真实发生的故事,故事发生在九十年代,我还没有上小学的时候,因为我家实在吉林省内一个县级市的农村,所以,虽然日子一天比一天好,可是那里的人还是很迷信的。

听我爷爷说;那个时候,我们屯子东头有一个老郭家,他们家里有一个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,因为那是一个冬天,刚刚过完年正月十五,农村每一家都会送灯,其实啊,在我们农村有很多都是相信有鬼的存在的。

记得正月十五那一天,老郭家的那个小孩正在院子里面玩,他爸爸已经去上坟了,家里只有他和他妈妈,而他妈妈正在窗台上点着蜡烛,这都是送灯的习俗。

正月十五送灯,为的就是把家里的那些鬼送走,当然了,因为既然是来到了家里的鬼,那都是亲戚,所以一般只是看看不会伤害杀人的。

那个小孩子的妈妈在窗台上点了几根蜡烛之后,便是,回了屋子,因为在东北的冬天,那是在太冷了,就在那个小孩子妈妈进屋子的那一刻,他妈妈没有注意到的是,那个正在院子里玩耍的小孩,眼睛忽然冒出一丝丝绿光,但是很快就消失了。

我说到这里,姬如雪打断道:学长,你别说了,我,我害怕。

我呵呵一笑说道:小学妹,明天在给你讲这个故事吧,不早了,你也早一点睡吧,晚上十点到凌晨三点是人体排毒的时候,赶紧睡吧。

嗯嗯,学长,你也早点睡,晚安。

嗯,晚安。

姬如雪挂断了电话,哎,我叹了口气,其实啊,我也有一点害怕,其实啊,那个故事在小的时候,爷爷给我讲的时候,那个故事是有名字的,叫,鬼恋家。

和姬如雪说了一句,拜拜,我下了qq也准备睡觉了,因为现在毕竟不是年轻的时候了,想想高中的时候,网吧一奋战就是一个晚上的日子,哎,真的是值得怀念啊。

看了看手机此时已经是十二点零三了,也就是说凌晨了,因为从小就听家里大人讲的鬼故事,其实我的内心里面还是相信有鬼的存在的,只不过,现在21世纪讲求的是科学,唯物主义。

我躺在床上,翻了个身,忽然,我感觉后背;凉飕飕的,我一惊,因为,这玩意,刚刚给一个小学妹讲完鬼故事,大晚上的,说不害怕,那是假的,我看到了我对铺的室友正睡得和死猪一样,只不过,他的鞋子对着的是我。

我小声的叨咕了一句,你个sb真是一点的常识都没有,不知道,鞋冲床,鬼上床的道理吗?笨蛋。于是,我下了床,把他的鞋子朝着阳台的方向,调换了一个位置,之后安心的上床睡觉。

我是一个敏感的人,或者说是一个胆小的人,所以对于一些事情,都是宁可信其有的,但是,我家的狐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,因为不管是我爷爷,还是我爸爸他们都说,我家的狐仙很灵的,只不过,我已经活了二十年了,还没有遇到过。

早上十点多,睁开朦胧的睡眼,呃呃,十点多算是早上吧,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起床,年轻人,不睡懒觉,那叫年轻人吗。

看了一眼对铺的少年,还在那里谁呢,我去真的是一个猪啊,我对铺的这个室友叫李炳嬛,典型的妈生爹养,爱国爱党。

起床,洗漱,找了一下镜子,嘿嘿,小伙还是挺帅的嘛!

之后,我拿起手机,上了qq,也不知道姬如雪起来没有,我给她发了句:小学妹,在吗。

很快,姬如雪回复了,她说:嗯嗯,在呢,我在洗漱,等我十分钟。

十分钟以后,姬如雪发了一句:好了。

哎,不得不说,现在的小女生干什么都化妆,真的是不理解给谁看啊,特别是那些个师范的女生,全班都是女生,化妆给谁看啊。

我这次没有拨qq电话,而是直接就视频通话,我今天就要看看这个姬如雪长得究竟是照片好看,还是本人好看。

视频通话,姬如雪竟然接了,我看到了那张和照片上一模一样的脸,只不过,他现在的头发还是湿漉漉的,一看就是洗头还没有吹干呢。

我说:你好,小学妹,没想到你本人和照片一样的漂亮啊。

嘿嘿,学长,真会说话。姬如雪说道;不过,学长你长得也很精神哦。

不得不承认呢,姬如雪说的这个是事实,其实啊,并不是我自恋,因为我长得真的不错,我估计以后找不到工作,去什么酒吧,夜总会当一个全职小白脸也是绰绰有余的,咳咳,这是玩笑话。

没等我开口,姬如雪又说道;学长,昨天的那个故事,你继续讲吧,我想听。

好吧,既然美女都已经提出要求了,那么身为这么负责任的我来说,怎么可能不答应呢。

我呵呵一笑说道:好吧,那我可开始了。

我说道:因为那个小孩子的妈妈回到了屋子,根本就没有发现那个小孩的变化,在小孩眼睛冒出绿光的一刹那刚刚在窗台上面点燃的蜡烛,忽然之间全部熄灭了。

小孩的妈妈在厨房忙活着,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发生的事情,要知道在我们家那里,如果蜡烛熄灭那就说明,一个专业性术语‘鬼恋家’,意思就是啊,因为正月十五也是鬼节,所以那些鬼如果不想走的话,就会提示家人一些或者说是暗示。

当然了,如果这些个暗示,家人知道了,并没有理会的话,那些鬼会以为他们的家人默许了他们在这个家里多逗留几天。

这不,老郭家他们家的鬼已经用蜡烛熄灭的方式提示了,但是巧合的是他们家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,那个小孩的身上被上了东西。

等到他们家人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十几分钟以后了,那个小孩的妈妈连忙又把蜡烛点着了,可是那个小孩的嘴角,确实漏出来一丝丝的邪魅的笑容。

当晚,那个小孩就是高烧不退,并且嘴里一直说着胡话,什么,老子要喝酒,并且对着老郭家那个男的说道:你这不孝子,娶了媳妇忘了娘之类的。

那一家人顿时就明白了,自家的孩子是被鬼附身了啊,因为在东北一般的人家都懂一点点非常浅薄的常识,比如说,如果家里人被鬼附身,一般都是用一碗水,三根筷子,如果快走在水里面立住了,那么也就说明真的是有鬼了。

果然,筷子立住了,并且一立就是一个多小时啊,一直到那个人的出现。

说到这里,我故意的停顿里面一下说道:小学妹,害怕不?

学长,你快点讲吧。

我拿起一瓶饮料,喝了一口说道:这个人啊,是我们屯子的一个老人了,已经七十多岁了,据说当初是山东有名的出马弟子。

因为我们都是闯关东过来的,所以啊,闯过来很多的能人,比如阴阳先生,出马弟子,当然了,在东北,出马弟子是最多的,因为这里毕竟是发源地啊。

那个老人看了看小孩,对着他家里人说道:你们现在都不要说话,说着对着那个小男孩的左手脉搏,摸了摸,这个啊,在我们哪里有一个专业性的名词叫做且阴脉。

那个老人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说道:你家的孩子是装上内鬼了。

其实啊,既然有内鬼就一定有外鬼,所谓的内鬼就是一些故去的亲朋好友,外鬼就是,一些孤魂野鬼,走在路上运气不好,撞上了。

老人摸了摸那个小男孩的靠近中指的地方,没有什么异常,之后老人又摸了摸靠近小男孩十指的地方,竟然有着强烈的跳动,老人微微一笑,很显然着眼膜的歌事情,他也不是第一次做了。

老人一口流利的东北普通话说道:唉呀妈呀,没啥大事,就是你家里的亲戚不想走,想在你们家多住几天,所以啊,就附在了你家这个小犊子身上,没啥事,一会,我把你家那个亲戚劝走就是了。

一家人连忙道谢,老人说道:那个老郭家小子,你去买一些纸钱去,男孩的父亲赶紧照办,转身去买纸钱去了。

而那个老人直接走到了外面,现在还是冬天,外面很多的地方都是有枯草的,老人随手拽了一把。

那个老人拿了一些枯草回来之后,用火柴点着了,自然剩下了一些烧剩下的草木灰,这玩意,是最好用的,在我们东北农村是最广泛的,当然了,也是最廉价的,毕竟就地取材嘛,我喝了口水,看了看,手机视频里的姬如雪,这个小丫头真的很过分,竟然拿着一包薯片在哪里边吃边听我讲故事。

姬如雪一看我停下来,不说了,说道:学长,你继续,嘿嘿,我就是饿了,没吃饭呢。

我说道:不过,你吃东西的样子真的很美啊。

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,李晓晨,你tm说话的声音好贱啊。

不用看,听声音我就知道,是我对铺李炳嬛那个sb。

没有理会那个走路都能甩我二斤荤油的李炳嬛,我对着姬如雪说道:接下来的故事是这样的,那个老人啊,其实呢,是我们家的一个长辈,如果论辈分,我得叫他三舅老爷呢。

我三舅老爷抓起了一些草木灰,直接坐在炕上,把那个小男孩的周围全部都撒了一些草木灰,就在这时,那个一直闭着眼睛的小男孩,忽然睁开了眼睛,眼神阴森的看着我三舅老爷,我三舅老爷,没有理会。

就在这个时候,老郭家那个男人已经买纸钱回来了,我三舅老爷说道:你们去给我找来一根红绳,那家人很快就拿来了,一根红绳,因为在农村,很多东西都是必须有的。

我三舅老爷把红绳绑在了那个小男孩左手中指上,对着屋子里的其他人说道:现在你们全部出去,记得把门关上,他们家人立刻照办。

我三舅老爷,慢慢的拉紧了小男孩手上的红绳,忽然大喝一声;出来。

小男孩大叫一声:啊。 之后,便是没有了反映。

我三舅老爷现在也知道那个鬼是谁,不过,还会开了天眼。

这个时候,姬如雪已经吃完啦一袋薯片,说道:学长,学长,什么是天眼啊?

我说道:其实啊,所谓的天眼很简单,就是开了天眼是可以看到鬼的,由于我们家是闯关东过来的,所以一些南方茅家的驱鬼之法也会一些,当然了会的更多的是我们东北马家的东西。

我三舅老爷用的就是南方茅家开天眼的方法,我三舅老爷拿了两片柳树叶,之后用了一些沙土和了一些白酒,之后,贴在眼睛上,顿时,就看到了自己眼前的这个鬼。

这个鬼,我三舅老爷认识,因为在这个鬼活着的时候,双方也是关系不错的,这个鬼正是那个郭家老太太,此时那个郭家老太太正最在凳子上,有脸不屑的看着我三舅老爷。

我三舅老爷说道:老郭太太,你说你也死了五六年了,怎么越老月不要个脸呢,不回你自己的坟头待着去,跑回来祸害你小孙子干哈啊。

那个老太太说道:你个李二愣子,我都死好几年了,你也不去看看我,等我哪天心情好,直接让你也下去。

我三舅老爷,只是笑了笑,没有说话,那个老郭太太说道:其实啊,这次回来还真的是有些事情,我给我儿子托梦,那小子根本就记不住啊,没有办法,我只能附身在我小孙子身上,我一猜他们就会去找你,所以,我和你说点事,你告诉他们。

三舅老爷点了点头说道:什么事情,你说吧。

老郭太太那已经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了一丝丝的悲伤,她 说道:我死的这几年啊,我那个不孝顺的儿子,我就不说啥了,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,可是,现在我是真的不得不找他啊,因为,我那个坟头,被一个耗子盗了一个耗子洞,已经一年多了,这冬天刮风,夏天漏水的,真的受不了了。

我就是想让你,告诉他,收拾一下,毕竟我们得在哪里住啊。

三舅老爷听到这里也是有些不悦,因为,这个儿子真tm孙子,老娘都死了好几年了,也不知道去坟头仔细看看。

三舅老爷点了点头说道:等到我死了以后,一定得在冥界买一套房子,我可不想像你们一样,死都死了,还得受着夹板气。

老郭太太说道:你个李二愣子啊,可就别吹牛了,我们农村人还想去冥界买一套房子,那太难了,首先哪里的房子实在是太贵了,一室一厅还得一千亿冥币呢,还必须是天地银行的。

哎,我三舅老爷叹了口气说道;是啊,确实是太贵啦那我就多活几年,等到了我攒够了钱再死,那也行。

就这样,老郭太太走了,回到了他那个漏风漏雨的坟头,我三舅老爷也和老郭家说了,并且还烧了不少的纸钱给了老郭太太,这件事情,也就这么过去了。

姬如雪说道:你三舅老爷真的好厉害啊,我呵呵一笑说道:是啊,我从小最崇拜的就是我三舅老爷,现在老人家已经九十多岁了,不过身子骨还是挺硬朗的。

我很神秘的一笑说道:小学妹,偷偷地告诉你,我也是会抓鬼的哦。

姬如雪翻了一个漂亮的白眼说道:切,信你才怪。

我也就是一笑,没有反驳,是啊,这个世界有多少人相信有鬼呢。但是,我不知道的是,我以后的生活竟然和我三舅老爷的那个职业那么的相似,当然了,这些都是后话。

让我更加没有想到的是,我和姬如雪在深夜结缘,也是在那个深夜,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,有的时候,我真的不想去坚持这份职业,那些陌生人,是生是死,和我有什么关系,但是,最终我还是坚持下去了,当然了这个也是后话。

我看着姬如雪那精致的小脸蛋说道:小学妹,什么时候,咱们见一面啊,毕竟都是一个学校的嘛,我是学通信的,你呢?

姬如雪说道:我是学计算机的。

听了姬如雪这个话,我这个开心啊,因为通信和计算机,都是属于信息院的,我们平时都在一栋楼上课,以后相处起来就更容易了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李炳嬛已经起来了,拿着脸盆去洗漱,我看了他一眼,哎呀我去,那个屁股,真tm大啊。

我说道:好了小学妹,都已经聊了一个小时了,有时间再聊,我先去吃饭,饿了。

嗯嗯,拜拜学长,挂断了视频聊天之后,我走到阳台,拿起来一些鱼食,喂我的宠物,四只巴西小乌龟,就在这时,我看见阳台上挂着一个内裤,正是李胖子的,嘿嘿,胖子,别怪哥们不够意思,我这可是对你特殊的照顾啊,嘿嘿,辣椒面。

——未完待续。文章出自逐浪小说《我家的狐仙》